设本站为首页  收藏我吧     
    
当前: 首页 - 就职指引

你知道自己被减薪了吗

减薪和裁员往往一并而来,如果说裁员20人以上需要公示,那么整体减薪就相对比较容易操作。不过,你或许不知道,企业减薪也是需要提前公示的,目的 在于告知员工重大制度调整并给予员工提出异议的机会。然而,大多数人常常因为缺失这方面的知识和意识而放弃了可以sayno的权利,听凭公司将自己的薪水 “挖掉一个角”,等到发现了才只是幽怨地发泄几句作罢。当然,很多知晓这方面信息的在职员工,是出于担心丢掉饭碗的考虑而不得不选择沉默无奈忍受。看来, 白领们在面对“减薪”问题上还真挺头疼。不如来看看,那些已经或者正在遭遇减薪的白领们,他们的经历和感受都是怎样的?

  “偷天换日”工资悄悄少了600元

  外资公关公司 阿莱

  前阵子我去提款时猛然发现当月工资少了几百元,回家想来想去,公司的人事和财务都没换过人,应该不会在这方面搞错。后来旁敲侧击跟几个同事聊 天,才发现大家的工资都少了,只是因为幅度不大,都没有吱声。发觉这个问题的普遍性后,有胆大的同事直接跑去询问财务,财务部给出的理由是:缴“四金”的 基数有调整,现在养老金缴得多,工资理所当然会减少。由于大家对这方面都不太懂,只听说是“国家规定”,就暂时被搪塞过去了。后来还是一次偶然和人事部同 事一起吃午饭才听到确切的原因。原来,缴金基数改变是事实,不过那只有两三百元的出入,老板也是利用调整缴金基数不失时机地给大家都降低了一下薪资,悄悄 取消了全勤奖和饭贴。难怪我后来核对前后的工资单才发现,实际收入少了600多元。大家都觉得老板这样趁机钻空子很“不上路”,抱着“员工们可能发现不了 ”的侥幸心理,暗地里实行减薪。

  “一人拍板”我的工资被打“八折”

  外企客服人员 F小姐

  我们的薪资是在进入公司之前就谈好的package,照理说不能随意变动。但是最近,老板专制的“减薪制度”就猛然宣告于某一次例会的尾声。那 是部门所有员工都需要参加的月例会,也是员工出勤率最高的会议。老板似乎是刻意选择了这么一个场合来宣布减薪,却又故作不经意地在会议进程全部结束后再公 布,有顺便带过的随意性,却也给人“当众通报”的不由分说感。本来所有人都是一年“12+2.5个月”的工资模式,一般每年的7月会多拿1.5,12月再 多拿1。而老板的“减薪制度”是这么规定的:所有人取消0.5个月的工资,剩下14个月工资,普通员工按照0.8倍计算,中层以上管理人员按照0.9倍计 算。就这样,我的工资在一次不平常的例会后就瞬间被打了“八折”。

  “区别对待”外派员工一律减薪

  台资银行员工 Jacky

  单位里的职员根据签约对象不同分为外派和本土两类员工。最近公司规定,所有外派员工一律减薪10%,丝毫没有商量余地,其他一部分诸如家属飞机 票等福利也被无条件取消。外派员工的薪水比本土员工高一些,职位越高意味着收入越高,所以那10%其实是很可观的,越高层的人越心疼。就拿我们广州过来的 员工而言,他们能做的只是忍气吞声,因为“没让你离职已经不错了”。有一些来自台湾的员工也只好默默接受,因为回家乡可能更恐怖,当地一些公司为了不付资 遣费,让员工自己写离职申请,如果不写就给予在职表现差评,对今后求职非常不利。然而,当地的规矩是,主动离职是不可以领失业救济金的,因此还有人为了领 那6个月的失业救济,恳求公司资遣他们。

  “变相减薪”突如其来的“弹性工作制”

  贸易公司行政部门 小园

  经济形势不好,公司业务每况愈下,老板觉得人力负担太重,想从我们部门开始削减成本。部门里5个人合同都没到期,根据新劳动合同法,企业单方面 解除合同是要按一定比例赔钱的。但老板本来就想降低成本,怎么还会愿意额外赔钱?于是他想出一招所谓的“弹性工作制”,要我们部门5个人轮流上班,平均每 人一周仅工作3天半至4天。工作时间缩短就直接导致收入减少,老板却还冠冕堂皇地号称“给员工减压”,甚至还觉得公司吃亏了,引用他的原话是:“别的公司 都按照一个月22天算工钱,但我们公司按照一个月30天算,你们平摊到每天的工资就少,所以即使工作时间缩短,收入不会影响很多,公司照样要付你们很多钱 ”。

  那些奇形怪状的减薪方式

  老板要我自己交保险金

  民营企业员工 L先生

  上个月我的工资单里近4000元的工资被扣除了1000多元缴纳企业和个人两部分的养老保险。以前都是我们个人负担8%。但是最近公司却借口业 绩不好,通过重新制定工资设计方案,将企业应缴纳的部分转移到我们职员头上。很明显,不为职工交保险是违法的,老板通过这种方法保证了公司的投入成本不会 因参保而增加,但职工的利益却遭到严重损害。在我们这种小私有企业里,老板的话就是圣旨。如果我去交涉,他肯定会冷冷抛下一句:“想做,做!不想做,走 人。想要这工作的人多的是!”如今,谁都知道找工作很难,我又不敢轻易辞职,但是看着卡里剩下的寥寥无几的工资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